中小学教师评职称,讨论中级高级职称评定标准

更新时间:2018-08-11 17:22 作者:吴老师 来源:东莞继续教育招生办 浏览: 字号:

导语:当下,中小学教师晋升中级职称困难,晋升副高职称基本上无望,是一种普遍现象。 这一现象的长期存在,严重挫伤了中小学教师教育教学工作的积极性,不利于教师安教乐业,不利于教师队伍稳定。不能不说,近年来公立学校教师辞职现象日盛,职称晋升难是一个重要


当下,中小学教师晋升中级职称困难,晋升副高职称基本上无望,是一种普遍现象。

这一现象的长期存在,严重挫伤了中小学教师教育教学工作的积极性,不利于教师安教乐业,不利于教师队伍稳定。不能不说,近年来公立学校教师辞职现象日盛,职称晋升难是一个重要诱因。


【教师职称晋升的难在哪里】

教师职称晋升难,并非是条件太苛刻,评审过程过于严格,根本原因是指标太少。

有一个年轻教师说,他们学校现有初级职称的轻教师300多名,中级职标每年只有三四个,高级职称只有一两个,就按每年两个高级指标算,以后不再进新教师,这300名教师要想全部晋升到高级职称也需要150年。不算不知道,一算吓一跳,如此情况,年轻教师如何看到希望?如何能再激起教育教学的积极性?


【职称指标是怎么来的】

职称评审指标的确定依据缘于教师职称高、中、初级的比例。当下一般为1:4:5,也就是说,100名教师中只能有10名高级教师,40名中级教师,50名初级教师。

在这种规定下,高级职称“饱和”以后,就没有指标了,只有等到一名高级教师退休,才能再有新一名教师跟进,这就是指标的由来。

单从比例表面来看,这个宝塔状的比例很“合理”,也很恰当。但是这个比例设定却忽略了,职称对应的是教师教育教学能力和水平,随着教龄的增长,经验的丰富,教师的教育教学技能不会永远停滞在原有水平上,是会不断提升的。且这个能力提升速度,是远远大于教师“老化”速度的。因而,这个看起来很美的比例设定也就不合理了。

打个极端的比方,假定这100名教师同为一个单位,年龄同样大。40岁的时候,经过评审,有10名教师成了高级,40名教师成了一级,50名教师成了初级,那么到退休,一级的只能是一级,初级的仍然是初级,能力再强,水平再高也没有用,因为,没有指标啊!

当然,这只是一个比方。现实中,一个单位教师有退休的,也有新上岗的,有调出的,也会有调进的,固然不可能一成不变,但就一定的时间段内,一个单位的教师却是相对稳定的。当职称评聘进入“比例常态”的时候,也就是高、中级岗位达到“规定比例”的时候,初级教师要想晋升高一级职称就变得异常困难起来。

一个单位,一名教师假定他40岁评上高级,到60岁退休还要20年,这20年,学校其他教师教育教学水平无论再有多大的提高,无论再进多少新人,只要这名高级教师不退休,这20年中,其他人就无法晋级!

 

所以,教师职称高中初级比例设定太过僵化,它成为当今制约教师职称晋升的一个桎梏。
 

【给教师职称一个合格的标准】

我们喝的开水,要烧开,这个开的评判标准就是要烧到100度。

教师职称对应的是教师的教育教学能力,不同职称对应着不同的能力水平。

按理说,就像水0度就结冰,100度沸腾一样,不同职称教师的教学学能力,也有一个评判标准,这就是国家颁布的《中小学教师专业技术水平评价标准》。我以为只要达到国家规定相应级别的评判标准,教师职称就可以自然晋升,而不是再要去等什么所谓的指标。

 

从现实的可能性来说,一个人从事一种职业一辈子,90%的人在技术上都能驾轻就熟。作为教师,从事教育教学30年甚至40年,即便成不了教育家,也会是一个术业有专攻的“匠师”,如果到退休,连一个中级职称都混不上,实在会令人寒心。
 

【教师职称自然晋级的可能性】

2015年1月,中共中央办公厅 国务院办公厅印发了《关于县以下机关建立公务员职务与职级并行制度的意见》,指出“将对县以下机关公务员设置5个职级,由低到高依次为科员级、副科级、正科级、副处级和正处级。”明确了从低到高级的晋升条件,晋升的办法是“依据其德才表现和工作实绩,在本单位或规定的范围内进行民主测评,经考核合格的晋升职级。”晋升后的待遇是“享受相应职务层次非领导职务的工资待遇。”

之所以出台这个规定,是因为“根据现行公务员法,国家实行统一的职务与级别相结合的工资制度。而众所周知,公务员人数众多,相应职务却就那么几个,“僧多粥少”让很多基层公务员待遇一直维持在较低水平。这导致了公务员队伍的不稳定,引发了许多优秀人才的流失。为此,引起了国家相关部门的重视,出台了上述《意见》。这个意见,意味着县级以下公务员,若干年内如果没有得到提升,也没犯什么错误,经考核合格就可实现“自然晋级”!

这种情况,与我们当下教师职称何其相似,无论一名教师教学能力多强,学水平多高,教学业绩多么突出,只要没有“指标”,一切免谈!

 

国家规定,教师要享受公务员的待遇,工资不低于公务员工资,因此,教师职称也当参照公务员的考核制,改革“指标评审”办法,变为“考核晋升”,就像新上岗教师定三级,三级晋升二级教师一样,只要符合晋升标准,考核合格,就可自然晋升!
 

【教师职称自然晋级的迫切性】

中国教育报微信曾对近3万名教师调查问卷显示,54%的教师认为职称评定非常不合理,建议取消;37%的教师认为大部分层面需改进与完善。68%的教师认为当前的职称评聘不能反映出教师的真实水平。

教师职称本来是作为教师应该追求的目标,现在却招来如此多的反对,其根源就在于指标少,难评聘,使得教师对晋升职称失去了信心;

由职称评审衍生出的评聘过程中的不正之风,更使得教师怨声鼎沸,更有许多教师,因为职称难晋,工资待遇低,难以养家糊口,辞去本爱的教师工作。

 

因此,教师职称到了非改革不可的时候了,这个改革,不是小打小闹,仅在评聘过程上打转转,或是临时增加一两个指标降降温,而是要从根本上打破僵化的“比例思维”,突破“指标瓶颈”,变原有的“指标评审制”,为“条件考核制”,给教师职称一个晋升的合格标准,只要达到这个标准,考核合格,教师就可以实行“自然晋升”。诚如是,每个教师才会有奔头,教师职称制才会回归其激发教师教育教学积极性的初心!